擁別

擁別今夜我與妳輕輕的擁別。
在一擁之後,我倆便各奔前程。妳在異地開創新天地的同時,偶爾還會惦著我倆這幾年的情誼嗎?
這一刻妳與各友好一一擁別,而我倆多年的情誼,妳也用一樣的擁別來結束。我沒有怨言,我只是在思索著。
輕輕的擁著妳,感到妳的柔唇在我面龐擱過,待得我回過神來時,妳已不再在我的臂彎堣F。妳笑說我一面尷尬,怎麼在這兒耽了這麼多年了,還是未習慣這樣的道別方式?我不知我這時面上的表情有多困窘,但我沒有回應,我只是在思索……想著,想著;想著剛才那可堪回味的一擁。
不知從何時開始,我便多麼的渴望能將妳擁在懷內愛憐呵護。這一刻我終於將妳擁入懷堙A但這已是我倆最後的一刻。我在思索著,想著這一擁是多麼的諷刺。
這只是輕輕的一擁;這只是禮貌性的一擁,在妳心中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罷?這些年來,我倆在精神上的交流或曾無分彼此,但在肉體上則從沒有比這一刻更親近。可恨這一刻我倆的心靈,卻也是前所未有的遙遠。這是可恨、可嘆、可悲,還是可惜?我在思索著。
曾幾何時,我安於作為妳生命中第二重要的男人。曾幾何時,我會義無反顧的對你和別人的戀情作出支持,替妳排解紛擾。那時我並沒有怨言,也沒有其他行動。那是可恨?抑或可悲?
當有一天我發覺自己已無法自拔的愛上了妳之後,我還是在等。可惜的是,原來在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消失了之後,第二重要的男人並不是自動補上首席的。我是可悲還是可笑?
後來我終於按捺不住,向妳說出心中的感受而給妳『婉拒』了。雖然我倆商議仍要把友情維繫著,但這由我親手劈出的裂痕,是永遠無法彌補的吧?這是可嘆的。不是說『世上最遙遠的距離』,是『我就站在你面前,你卻不知道我愛你』嗎?但從此之後,我倆間的無形格膜,卻叫我同樣的難受。
這一刻我在想著,當我以為自己是這本愛情小說的主角時,無論妳在我的生命堛x起了多大的驚濤駭浪;無論我對妳是多麼的情深,其實我可能只是有十頁紙戲份的閒角,如果能夠換來妳一聲禮貌的「謝謝你」,我是否應感到慶幸呢?
不知怎的,我竟仍能夠向妳說了一個即興的笑話,大家在一片笑聲中分別。但我仍然在思索著,思索著那一擁的諷刺。

註: 『世上最遙遠的距離,是我就站在你面前,你卻不知道我愛你』那一句話出自愛情小說作家張小嫻的『荷包堛熙璊H床』。書中女主角蘇盈苦苦痴戀男主角,而一直默默暗戀著女主角的徐銘石,出場大概還不夠十頁紙。

陳樹欣 (保留一切版權)
初稿於2003年7月 Back to Creative Writing